Dango団子

主双子星公主
*法希 重度法音痴汉
*all法也可

【无cp/双子星公主】破

*法音主视角

*内含莲布

*法莲亲情向

*人物可能有OOC倾向抱歉










 “法音,怎么了?”
莲音温婉的挽着布莱德的手臂站在法音面前。此时此刻有很多想说的话,法音却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全部吞进了肚子,“啊啊……没什么没什么!”她连忙摆了摆手,露出祝福的笑容:“莲音……恭喜你了。”
“法音,谢谢你。”
莲音害羞的笑着,两颊泛起红晕。和布莱德甜蜜的对视一眼,便一起向其他国家的公主和王子敬酒去了。在一旁观望的阿鲁帝莎不解的蹙起眉,伸出了胳膊捅了捅心不在焉的法音,问道:“刚才为什么在发呆?”
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是不会发呆的吧?况且结婚的人还是自己的双胞胎姐妹。
法音尴尬的笑了笑,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所幸最后还是给了阿鲁帝莎一个答案:
“莲音太美了把我看呆了啦!”
随即她马上被阿鲁帝莎翻了个白眼,“之前换的时候又不是没看过。”法音摸了摸鼻子只能干干的笑着。不过转眼间她的注意力便转移到宴席的美食上,同往常一样活力满满的拿着刀叉大快朵颐。
毕竟她是法音嘛!
可是思绪终究还是飘到她的孪生姐妹身上。法音不得不开始想起刚才阿鲁蒂莎说的话。为什么——她想她是知道的。她和莲音从出生开始便一直在一起从未分开过,即使分开也未分开很长的时间。相处时间之久足够让她们有同样的默契。拯救不可思议星球的经历仿佛在昨天一般历历在目,之间遇到的困难都是在两人的互相鼓励之中度过。两个人都是属于活在当下的那一类――原本法音是这么想的,她也以为莲音是这么想的。只不过自从有一天晚上莲音拉着法音在床边,例行说着只属于姐妹俩的悄悄话。她到现在还记得当时的莲音温柔笑弯着眉眼的模样:“法音,以后有一天我会嫁到宝石国去。”
法音一瞬愣了神,心里突然开始酝酿起一股莫名不知味的情绪。她很清楚莲音为了布莱德付出了多大的努力,那份努力终于让布莱德回过头,注意到了一直在追逐在他身后的莲音。

生在在绝地的花苞更能绽放出娇艳的花朵来。

法音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那,我们就会分开了吗?”
“是呀。”莲音笑了笑,摸了摸法音的头,“法音,等到了某一个对的时候,你也会遇到一个对的人。”
啊……可是我不想和莲音你……法音适时的反应过来,阻止话题向沉默的方向发展,展开了灿烂的笑容:“嗯!莲音!要和布莱德好好的哦!”
接着就如同法音那晚说的话,莲音和布莱德果然越来越好。好到甚至连法音在心底有时也会嫉妒起来。不过每到这时候法音总会嘲弄一下自己。心情变得愈来愈失落。可是她明白自己只是接受不了这种改变……接受不了,原本是那么亲密无间的人终究还是会有各自不同的生活。
她这样想会奇怪吗?法音曾经很长一段时间迷茫过,迷茫着自己是否过于敏感以至于想太多。人们的思维总是有一种惯性,就好比父母永远不会离开自己,一段美好的爱情不会以悲剧为结尾,柔弱的人总是需要人保护,而坚强的人总会让人放下心来。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法音也不例外。身边的人如往常一样,井然有序的过着每一天,对着他人改变视而不见。莲音也如同往常一样与法音嬉戏打闹。可是法音还是觉得好像有什么跟以前不同了——感受到这些的缘由仅仅是因为心底里的混混沌沌。

再加上她一贯准确到不像话的直觉。

还记得某天莲音跑去和布莱德约会,法音便一个人偷偷溜出来,反正独自在宫殿也是无所事事。然后在小镇上遇见了小时候玩得很好的朋友。她也长大了啊——两个人相见的时候少不了唏嘘一番,互相问候着这几年来的近况。正当法音奇怪着为什么她不会问自己,“莲音去哪儿了呢?”她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心有灵犀的笑了笑,给了法音一个回答:“人总是会长大的啊,已经不能随时随地在一起了。我明白现在的你们有时已经不能一起行动。”她顿了顿,话锋一转,有些揶揄的笑道:“举行婚礼的时候倒是可以一起,不过结婚之后总不能住在一起吧?”话语里带着些许调侃的意味。心忽地又低沉了下来。法音弯起嘴角,应和又如释重负的说道:“是啊。”
是啊。其实在得到答案的那一瞬间就想通了,不过是法音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父母终有一天会离开,爱情会因双方的改变而消失,柔弱的人意外的不需要他人的安慰,看似坚强的人遭到致命打击后一蹶不振。身边的人都在前进。可是自己一直在原地倒是显得在后退了。莲音一直在向未来坚定的迈出步伐,不管是什么,她总是做的比以前更好。举止礼仪也好,对待恋情也好。莲音已经成长成一名闪闪发光的人――在法音眼里是多么的耀眼夺人。难怪布莱德会回头看到她,幸好他回头注意到她。
“喂,法音。你怎么吃东西吃到一半发起呆了?这可一点都不像你啊。”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法音的出神。阿鲁蒂莎刚从会场的另一边走回来,双眉颦蹙着担心的看着法音:“你今天真的很奇怪。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
“嘿嘿,没有啦没有啦!只是想到了一些东西。”

法音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赤色的瞳孔重新聚焦到阿鲁蒂莎的脸上。

不过一直被阿鲁帝莎怀疑的眼神盯着让法音感到有些心虚,她本来就是不擅长撒谎的人。在心底纠结了半天后,法音抛出一句话,试图转移话题:“阿鲁蒂莎……你准备什么时候和奥拉结婚?”
“你、你说什么!!”阿鲁蒂莎没有想到法音突然会提到这个,吃惊的瞪大了眼睛,整张脸倏地变得通红。

在一旁恰好路过的苏菲听见两人的对话,兴致勃勃的过来凑了热闹:“啊哈哈!阿鲁蒂莎当然是在……”话还未说完便被阿鲁蒂莎气恼的堵住,“快住嘴!我,我还没说要嫁给……”但是由于动作太大,引得对面的奥拉一脸不知所云的朝她们看了过来。阿鲁蒂莎身子微微一滞,悻悻的缩回了手:“没什么……”
“哎啦哎啦!阿鲁蒂莎难道是在害羞呢!”
“谁在害羞啊?!”
真是逃过一劫了啊。法音有些庆幸的想着,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阿鲁帝莎和苏菲二人唱起了双簧。感觉真怀念啊——她想起当初在皇家梦幻学院的时候,柠檬、阿鲁帝莎和苏菲三个人组成的搞笑团队。总归还是有些什么不会变的吧。法音想到。有什么情感豁然开朗,又有什么心情恍然大悟。在这一刻她终于扬起了如从前一般温暖的笑颜,趁着阿鲁蒂莎在和苏菲斗嘴的功夫一起抱了抱她们:“谢谢你们。”

留下两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面面相觑。

“她到底怎么了?” 

 

心底里源源不断蓬勃而发的暖意快要涌出,大脑告诉法音她现在很想见到莲音。两只眼睛闭上都能感受到对方存在于哪一个方向。法音不禁温和的勾起了嘴角。那些一直在法音心里绕着圈圈纠缠着的东西终于解开。她想,是时候迎接改变了。

在遇到问题之后总会有解决的办法不是吗。

“莲音——!”

她奔向了身着着华丽婚纱的莲音。听见法音在叫她,莲音回头,快乐的情绪仿佛会传染,她看着恢复了精神的法音也不自觉的微笑起来,松开了布莱德的手臂抱住了法音:“法音,怎么了?”

顿了一会儿没有声响,埋在莲音怀里的法音发出了闷闷的声音:“你一定要幸福啊。”

莲音一愣,随即抱着法音的力度更紧了一点,柔和的笑道:“我会的,法音。”

“还有!”法音忽然猛地离开莲音的怀抱,像是珍宝般的东西牵起着莲音的手。抬起头看着布莱德,眼神变幻莫测最终变得坚定,把莲音的手轻轻的放在布莱德的掌心内:“布莱德!一定要和莲音好好的。”

法音总是做出一些让人出乎意料的行动。在莲音身旁的布莱德闻言后失笑,谦和的回答了她。

“当然会了。”



——————END——————


总觉得有些难过…可能是我写的不够好,这篇文想要表达的似乎并没有传达到别人那里去。

我会努力的。

评论
热度(6)

© Dango団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