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o団子

主双子星公主
*法希 重度法音痴汉
*all法也可

【法希/双子星公主】无月

*法音可能有OOC倾向

*BE

*贴吧发过 感谢枝枝与微梦的建议  略作修改

如果没有踩到雷点请不要大意的往下翻吧!(虽然我觉得大多人对BE就踩雷点了2333)










如果……没有月亮会怎样?

 

在法音听到那个消息后已经过了一周。她呆愣的坐在那天和希尔杜一起去家具店里买的凳子上。之间莲音来给法音送饭,尝试想说些什么,可是又有什么如鲠在喉。最后莲音还是将话咽进了肚子,露出几分不忍的神色,抚上法音的脸颊,最终化为寥寥几句「你想哭就哭出来吧。」

到了这种时候法音却依然抬起头,和以前一样朝着莲音露出笑容「我没事的,莲音。」像是在安慰自己,重复了好几次,接着语调忽地变得疲惫了「但是拜托你,可以让我一个人静静吗?」

就像有针扎进了心脏似的难受,但法音宁愿自己是因为「外面乌云压的很低」这种很平常的理由让她喘不过气。如同快要溺死在海里的人又拼命的想冲出海面呼吸几口氧气,在生命与死亡的那一条线里挣扎,法音想,现在自己的感觉应该跟他们一样吧。

她打开抽屉,拿出了经过岁月蹉跎之后变得有些皱巴巴的合照。那是他们第一次在游乐园约会时候的纪念。照片里面法音亲密的挽着希尔杜,笑得是那么的张扬。她记得当时她叫希尔杜拍照的时候笑一笑,可是希尔杜却怎么样也无法在拍照的那一刻笑得很自然,只好摆出了平常那张稍显冷淡的脸,结束之后还被法音小小的吐槽了一番。

她一个人坐在家里,手中紧紧捏着两个人的合照,直到如今她才第一次发现隐藏在希尔杜眼角里的温柔笑意。到了现在看他们的笑容却像莫大的讽刺。

法音烦闷的将照片扔回了抽屉。

法音和希尔杜在一起真的能称的上是艰辛。她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包括莲音她喜欢希尔杜。因为这样会很奇怪吧,明明两个人的性格南辕北辙,连颜色的色差也相差的离谱。结果他们在一起了。那段喜欢上希尔杜的时光算是法音为数不多拥有少女心的时光,她很清楚的记得在黑夜的晚会里和全班玩的真心话大冒险。点到法音后她选择了真心话,莲音便兴致勃勃的第一个开口提问「法音有没有喜欢的人?」

法音很诚实的点点头说有,然后不自觉偷偷的看了希尔杜一眼。周围人开始夸张的尖叫,害得她露出些许的窘迫,不过幸好当时周围很黑,应该没有人看到她脸红的样子。

后来轮到了希尔杜。他沉默了一会儿也选择了真心话,被问到的问题算是有些犀利了「你最喜欢我们班哪个女生?」

女生们的眼神一齐落在了希尔杜身上,法音也不例外,可是她偏要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实则心里在意的要命。

又是一阵无声,法音感觉希尔杜朝她看了过来,有些心虚,她只好装作拿果汁避开了视线。

「没有。」意料之内的答案。法音舒了一口气,但好像有一股隐隐的失落。提问者显然预料到这样的情况,只是轻微的叹口气。活跃气氛的人又跳了出来,原本最能闹腾冲在前面的法音却内敛了下去。

法音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喝果汁。过了一会儿希尔杜朝她的方向走去,坐在了她的旁边。她紧张不安的捏紧了杯子,旁边嘈杂的声音顷刻消失不见,只有自己心脏有规律的跳动声。不知过了多久她隐约听到一句「是你。」法音惊讶的抬头,眼神与希尔杜撞了个正着。

现实毫不客气的将回忆中断掉。法音又从抽屉拿出他们的合照。她赤色的眼眸静静的停在希尔杜靛紫的瞳孔里,他仿佛想对法音说什么。「啪!」的一声,法音再一次烦躁的把抽屉关上,不再去看。

她往窗外望去。外面的气压越来越沉重,很快就要下雨了。法音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鬼使神差的出了门,但是没有带伞。

她不知道去哪里,好像哪里都承载着他们的回忆。楼下开面馆的老板看见法音,热情的向她打招呼「哟,法音!好久不见!怎么最近都没和希尔杜来我这儿吃面了?」

听到希尔杜这三个字她的身姿明显的迟钝了一下。法音有些艰难的抬头,抬头的瞬间脸上的表情不知何时已经转变为最平常不过的笑容「他有一点事。下次……下次会来一起吃的。」阳光打在她的脸庞上,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好嘞!」老板粗犷的大笑了几声,转身又去忙活招呼客人。她静静的伫立在那里,看着太阳一度一度的往地平线移动。法音的眼角被风吹得很干涩,她眨了眨眼想借此缓解。脸部的神经因为笑的太多而变得僵硬。在别人看来她到底是一副怎样恬然的姿态呈现,以至于没有人发现她的不对劲。

「呜哇——妈妈,我要那个,我要那个嘛!」突如其来小孩的哭闹声一时间惊醒了法音,她向那儿望去。站在文具店门口的一对母子,小孩哇哇的一直乱叫着,手一直指着摆在文具店门口的汽车玩具。

法音突然无端的羡慕起那个小孩来。她从来都是以一副积极向上的面孔表露在外,将内心小心翼翼的纳入暗处。就算在外受伤她反而会笑嘻嘻的去安慰人家不要介怀。道歉与被道歉的身份在不知不觉中转移。法音都已经习惯了。

铃声突兀的响起。是莲音来了电话「法音……已经准备好了。我和布莱德去接你。」

「嗯。」她尽量装作轻松的说话,连在打电话的时候嘴角也习惯性的往上翘起,眼睛同时变成弯弯的月牙状,「那我在楼下等你们。」

大脑空白了好久才看见莲音和布莱德两个人,呼吸又变得粗重起来。法音咬咬牙,努力露出富有朝气的笑「那我们走吧。」

莲音还是一脸担忧的看着法音,尽管法音一直保持着原样。

法音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她们是双生,她知道的。

 

只是站在希尔杜的墓前,一切都变得不真实了。

米露琪和希尔杜的母亲玛利亚已经哭的不成样子,所有人都流下眼泪。唯独站在那里愣愣的法音没有什么表情。

她不禁回忆起和希尔杜刚开始没有自信的时候,她设想了无数个分开的理由。纵使少女与少年两情相悦,可是法音心底里却还有一丝自卑在作祟。她明白希尔杜在众人的眼中是多么的优秀与骄傲。她开始改变,变得越来越努力,甚至有人开玩笑说法音你怎么谈恋爱之后怎么变得木讷了。她笑,摇头,内心只不过是想让大家觉得自己和希尔杜是最最般配的一对。

希尔杜敏锐的察觉了她似乎在为了什么事情而消失了原有美好的东西。那天夜里他揉了揉法音的头,在他人印象里一直拥有着冷淡声线的希尔杜柔和着嘴角「做你自己就好。」

法音有些泪眼朦胧。她很感谢在自己迷茫的时候希尔杜能给自己力量。她开始自信起来,原先刚和希尔杜在一起的法音不见了。那一天过后她的内心逐渐变得坚定起来,在努力的基础上又拾回了自己原有的东西,重获新生。

可喜可贺的是,无数个分开的理由一个都没有实现,她也一并将以前的理由忘记后步入正轨。在希尔杜需要她的时候法音在背后默默支持。所有的困难都在两人互相扶持所度过。稳定之后,他们即将迎来新的生活,新的一切,还有最后感情的结晶。

有什么东西与天上的乌云一样破裂掉了。在法音感受到第一滴雨落在她的鼻尖上,从一周前一直以来压抑在心底的情绪,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宣泄的突破口。

法音流着泪,想着明明他们即将要在下个星期的星期五要订婚了。那天还是他们相识第十年的纪念日。

明明都约好了生下男孩也好女孩也罢。还记得希尔杜抱着她,宠溺的在她的额头上一吻,说「都随你姓。」

明明两个人一起很努力的把新的房子新的家具买好了。

明明说过会陪她吃一辈子的草莓蛋糕的。

希尔杜你这个大骗子。




————END————



其实我原本写这篇无月的目的,就是想写一个BE。

设想一下,双方感情很好即将有更近一步的关系(也就是结婚)的时候,一方突然死去,另外一个人面临这个事实的反应和所作所为会是怎么样的?

也想写出法音和希尔杜两个人互相扶持然后成长……这种感觉真的很棒啦XD

评论(2)
热度(11)

© Dango団子 | Powered by LOFTER